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> 连州文艺网 >> 连州宾于诗社 >> 湟川新咏 >> 散 文 诗 >> 正文

笑柄(外一篇)

来源:连州宾于诗社  作者:徐新洋  时间:2019年04月02日

  大毛刚下摩托,叔把他叫到一边,关切又不满地说:“你老子把古人编的清官当了真,开口闭口要你学那些没影儿的人,公车不能私用,你回去看他总是租摩托。在我饭店喝酒的人笑你二百五,成笑柄了。眼下你就要到镇里修路指挥部管事,你还听你爹的,准要吃亏。”

  大毛在叔的连珠炮里,嗫诺着“这个这个。”

  几天后毛回镇,叔又问:“是不是有一个人找你去城里钓鱼,你说没时间,要回家看你爹?”

  大毛点点头。

  “那个人想承建白龙桥,见你说没时间,怕你是借口,说看你爹哪天不能回去?还说,听人说你小时候,摘了人家一个梨子,也听你爹的送还人家,现在你爹不准你坐公家车回家也听,被教成傻子了,说你难结交,就调个头,找在镇里搞基建的老刘揽活了。你呀,丢了一个机会。”

  没过几天,叔又拦住大毛问:“有一个包工头修路时偷工减料,你说要返工?”

  大毛点点头。

  叔长叹道:“那人跟朋友说,别人说这话,我会想到那话是找借口,索要点好处,可这大毛不正常,惹不得。我只能乖乖去返工。

  我说你要吃亏不假吧?”

  不久,有人举报老刘收受贿赂落马,镇里一些干部被调查,大毛不降反升。叔看见大毛,红着脸夸赞:“你好样子,听你爹的话。”

  “我大错特错了!”大毛表情凝重地说:“我没有敬畏爹的教诲!我娘去得早,我爹看不见,靠他走村串户说书,千辛万苦把我养大,对我没别的要求,就让我做个清清白白的人。我仅为了让爹高兴,顺着他,落下“笑柄”,不想这“笑柄”救了我!”
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
其他作品:

无相关新闻

 
 
 

连州文艺网 Http://www.gdlzsc.com/wenyi 连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

连州文联办公地址:广东省连州市番禺路128号谭电大楼7楼

连州文联邮箱:Lzwxys@163.com